访谈

主页 | 中国 | 人权法制 学者茅于轼的新年期许:言论自由 2015-01-13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:经济学家茅于轼 (萧瀚博客)     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在中国的中评网上发表了他的2015年新年期许

他表示,2015年他最希望的是中国有言论自由,因为没有言论自由,包括法治社会、中国梦和发展共和体制等“什么都谈不上”

茅于轼在天则经济研究所举办的2015新年期许论坛上,以“共和意味着开放言论自由”为题发表演讲

演讲的文字日前在中评网发表,英国《金融时报》中文网进行了转载

茅于轼在讲演中表示,国家的问题很复杂,意见不一致,因此需要各方面反复讨论,最后达成一致的妥协结果,这是共和体制的根本含义

因此,如果没有言论自由,由掌权者一家说了算,不但不能算是现代共和体制,掌权者本身也处在危险当中

他认为,一个社会是前进还是后退,就看一个标准,即言论自由是否能够保障

如果没有言论自由,其他什么都谈不上,包括法治社会和共和体制

原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,现在美国卡托研究所任研究员的夏业良表示,非常赞同茅于轼的这个观点: “非常赞同,因为这是自由主义的基本原则,人的权利如果没有言论自由的话,就没有意义.因为人类有思想,所以言论自由是一个基础.” 夏业良表示,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,也容易出现严重的经济危机,甚至灾难

他认为,中国1959年至1961年,导致数千万中国人死亡的三年大饥荒;和1957年中国开展反右运动,就与当局剥夺中国知识分子言论自由有很大关系, “从57年开始就是打击知识分子,主要是打击言论自由,所以从57年开始,没有人敢说真话.” 茅于轼表示,中共建政之后的前三十年,一直以武装力量对付不同的意见,压制任何异议言论的表达,杀掉的人比战争时期还多几倍

这样的制度,不但对底层人士非常危险,对掌握权力的高层领导人也并不安全,中共多名高级官员因有不同意见而死于非命

中国改革开放之后,因言论死亡的事件基本没有了,但中国仍然没有言论自由的空间,目前也仍然有不少政治犯

建设法治社会的第一要素,就是必须有言论自由

目前在美国哈佛大学任访问学者的中国法律工作者滕彪表示,即使是法律规定有豁免权的律师,在中国大陆也常常因为言论而受到当局打压迫害, “在法庭上因为为当事人辩护被法官中止发言,被驱逐,或者因为写文章被大学听课被开除,或者发表一些不同的言论被拘留被失踪被酷刑,我个人都遭遇过.” 最近十多年来,许多中国的律师因为当事人辩护,或表达与当局不同的观点而遭受迫害,其中包括去年刚刑满释放却仍被软禁的高智晟律师;和目前在押,案件正在进行当中的浦志强律师和唐荆陵律师等

这些都是典型的因言获罪案例

滕彪认为,现代司法体制的律师制度本质上就是允许律师代表当事人,在法庭内外发表和司法当局不同的言论,以维护当事人的权利, 茅于轼强调,最近中国大陆有一系列冤假错案获得平反,虽然是好事,但却突显了缺乏言论自由必然导致法治不彰的问题

在中国,律师的不同声音的表达权利受到严厉侵害,显示中国还不是一个法治社会,也不是一个现代社会

滕彪说, “中国言论自由的状况非常糟糕,不仅是律师,作家的言论自由受到侵害,普通公民的言论也受到打压,中国是世界上言论自由程度非常低的一个国家.” 曾经在天则经济研究所任研究员的夏业良表示,茅于轼先生所说的道理,在现代社会是基本常识

但这种常识在中国大陆仍受到封锁和打压,显示中国距离真正的现代化仍有很大距离, “其实这些不是高深的道理,而是一些基本的常识.茅老以八十六岁的高龄,还在坚持说常识和真话,还要冒着被打压被攻击的危险,可见中国比北朝鲜强不了多少,还在背离人类文明潮流越走越远.” 茅于轼的新年期许还说,目前中国的强大只表现在经济方面,还远远不是在国际上受尊重的一个国家,要实现中国梦,必须要受到全世界民众发自内心的尊重,要做到这一点,第一条就是要有言论自由,否则什么都谈不上

(记者:石山   责编:嘉华) 相关报道 北京人权论坛:去贫取代人权 保释被拒濒临崩溃 哎乌案移送泰国上级法院 联合国谴责中俄等38国迫害维权人士 高智晟获“沙赫巴兹·巴蒂自由奖” 翟岩民因穿“江天勇”T恤衫三度被传唤 人权组织联合国提交报告反驳中国政府 709案李昱函移送法院健康堪忧 人道中国关注许章润命运 刘飞跃案开审公民围观被阻 专访向莉:中共迫害异议人士延伸海外 评论 (0)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