访谈

主页 | 专栏 | 文学禁区 | 我无罪:刘晓波传(余杰著) 《我无罪:刘晓波传》(二十九) 2014-02-03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:2010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,主办方为刘晓波设置了“空椅子”

(资料图片/法新社) 第八章    诺贝尔和平奖:是桂冠,更是荆冠 第一节:迟到二十年的奖项 第二节:为什么颁奖给刘晓波

“对于中国和刘晓波来说,这都是一个晚到的奖项

在一九八九年的大屠杀之后,本来该有一位这场虽败犹荣的运动领袖成为诺贝尔奖得主,但是,赵紫阳的沉默,方励之的避入美国使馆,知识分子群体性的溃败,学生领袖的轻佻,使得无人担得起这一奖项

赵紫阳离戈尔巴乔夫有很大距离,方励之离萨哈洛夫也有很大距离,工人当中没有涌现出瓦文萨式的人物,【天安门母亲】群体也还没有出现

直到二十一年之后,诺贝尔和平奖的桂冠才落到刘晓波头上

” “二十世纪后半叶以来,『和平奖』逐渐向『人权奖』倾斜,获奖者中的许多都是人权事业的先锋,诺贝尔和平奖已经成为推动全球人权进步的推手

” 相关报道 709抓不尽

“律师后俱乐部”再战江湖 北京人权论坛:去贫取代人权 黄琦案云里雾里 一被告控罪减轻 杭州异议人士朱虞夫突遭“颠覆”罪名传唤 从红色堡垒到神秘钟楼·张菁的故事1 “福州大抓捕”余波:4访民遭刑拘 中国人权律师团五周年:悲壮与怒吼 “私有经济退出论”是试探气球还是空穴来风

保释被拒濒临崩溃 哎乌案移送泰国上级法院 放鞭炮迎接严兴声出狱 福州数十公民被抓 评论 (0)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